信披布告不是“涂鸦”板,成绩预告也应有底线